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刘继明:丰县铁链女事件背后的“博弈政治”

刘继明 · 2022-02-17 · 来源:刘继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原本以为,随着官方发布第四条公告,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可以尘埃落定,持续近一个月的汹涌舆情可以就此平息了,谁知近日又曝出“铁链女”杨某侠和董某民的旧结婚证,及丰县多处发现沉河女尸等传闻,树欲静而风不止,有关铁链女的“次生”舆情还在不断蔓延,有向更深领域扩散的态势,而且越来越诡谲。

  原本以为,随着官方发布第四条公告,徐州丰县铁链女事件可以尘埃落定,持续近一个月的汹涌舆情可以就此平息了,谁知近日又曝出“铁链女”杨某侠和董某民的旧结婚证,及丰县多处发现沉河女尸等传闻,树欲静而风不止,有关铁链女的“次生”舆情还在不断蔓延,有向更深领域扩散的态势,而且越来越诡谲。

  先是著名学者易中天教授在一篇博文中,在将拥有中美两国国籍和“混血美少女”身份的新晋冬奥冠军谷爱凌和丰县铁链女进行比较之后,悲天悯人地指出:“谷爱凌享有的,是富足与自由。铁链女面对的,是贫穷和愚昧。贫穷和愚昧,不可能塑造健全人格,只能造就人间惨剧。”并得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结论,贫穷和愚昧是“万恶之源”;紧接着,环球时报前主编胡锡进也撰文说:“穷是很多悲剧的源头,也是很多罪恶的源头。穷产生愚昧,穷产生法盲,也产生对罪恶的与不公的麻木。”“我认为丰县‘八孩妈’穷生恶、恶成常的典型情况。”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把造成“恶”和“愚昧”的原因归根于“贫穷”,从而引发了到底是“贫穷”本身造就了恶和“愚昧”,还是产生贫穷的社会制度造就“恶”和“愚昧”的激烈争论。

  很显然,这是两种既然不同的价值观的碰撞和交锋,易中天和胡锡进的观点代表了千百年来在人们潜意识中已经根深蒂固,近几十年被中国公知发扬光大的新自由主义价值观。按照这种观点,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只有靠个人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具体说,像谷爱凌这样的精英是天生的,草根永远望尘莫及。既然精英天纵英明,那么精英的统治,包括文化和精神统治,也就是合情合理的。正是因为这种逻辑,易中天教授在对身陷囹圄的铁链女表示怜悯时,也不得不“讲清楚”:“让所有女孩都成为谷爱凌,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但是,让她们(其实也包括所有男孩)能够自由选择,哪怕不成功也没关系,却值得我们去努力。最起码,也要保证女孩不会因为经济困难而嫁给自己讨厌的人,更不会被贩卖和强暴。”这样的说辞,正如公知们常挂在嘴边那句“人是生而平等的”,流露出一副列宁所说的假仁假义的资产阶级精英面目。

  与伪善的资产阶级精英们不同,马克思主义对造成贫穷和罪恶的本质总是一针见血:“在这种社会中,一小撮人掠夺人民,侮辱人民。在这种社会里,贫困驱使成千上万的人走上流氓无赖、卖身投靠、尔虞我诈、丧失人格的道路。在这种社会中,必然使劳动者养成这样一种心理:为了逃避剥削,就是欺骗也行;为了逃避和摆脱令人厌恶的工作,就是少干一分钟也行;为了不挨饿,为了使自己和亲人吃饱肚子,就是不择手段,不惜任何代价哪怕捞到一块面包也行。”(《列宁全集》第2版第33卷第207页)

  对于列宁的论述,胡锡进和易中天先生当然是不愿意正视,甚至竭力回避的。具体到丰县铁链女的不幸遭遇极其引出的拐卖妇女现象,他们更是不承认,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正是中国公知们多年来鼓吹和私有化走资的结果。

  丰县并非一直就是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丰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曾经涌现过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先进人物,新中国成立后,丰县人民又积极投身于“改天换地的壮举”:

  “1950年,山东省农林厅林牧局(解放初丰县曾归山东管辖)派员到沙河勘察,组织沿河群众以1公顷为单位,大造林网,防风固沙;1957年春,丰县成立绿化队,与县林业局造林站一起进驻大沙河,组织上万群众在河东一线造林,以15公顷为一单位,营建了万余亩防护林。

  1958年大跃进,省、地、县机关和部队干部100多人,陆续在荒芜的大沙河畔安营扎寨,成立大沙河果园林场联合筹备处,开启了丰县农业现代化改造的征程。从1963年至1968年,一大批知识青年,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带着改变大沙河命运的重任和希望来到大沙河果园。

  1975年“农业学大寨”,丰县作出治理大沙河的全面规划,防洪泄洪工程陆续规划上马,丰县15个公社的数万名民工齐参战,徐州和丰县300名知青也来到大沙河果园,他们把青春年华奉献在大沙河,和丰县人民同甘共苦、艰苦奋斗,以勤劳的双手和超人的毅力,向荒沙开战。

  到80年代,丰县依靠毛泽东时代艰苦奋斗的根基,一举成为江苏省小有名气的农业大县,成了“全国治沙先进县”,四次被评为“全国平原绿化先进县”,昔日的荒滩绿树成荫、花果飘香、生机盎然,曾经的贫瘠地带盛产出了大批红富士苹果、山药、牛蒡、山羊等农产品。

  在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同时,丰县在人民公社时期也已经开始了工业现代化的努力。江苏是新中国比较早推广农业机械化的地区。在推广农业机械化的过程中,各种农机修造厂以及配套工厂、小煤矿、小化肥厂、小钢厂在依托人民公社陆续建立,与之相伴随的就是江苏蓬勃发展的社队企业。苏南无锡的社队企业还曾被毛主席赞为“光明灿烂的希望”的典型,丰县所处的苏北亦不甘落后。

  只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毗邻长江三角洲这个开放前沿的苏南,因为其地理优势,与苏北的发展就开始了巨大分化。苏南的社队企业被私人承包转变为乡镇企业,成为最早的一批私营加工企业,并创造了苏南模式的神话;而苏北的社队企业则随着农业集体经济的解体逐渐走向没落和消亡。在工业化的进程中,农业为主的丰县到90年代就被苏南等江苏发达地区彻底甩到了身后,而集体经济的解体,在丰县的广大农村内部也迅速造成了贫富分化。

  由此便造成了通过婚嫁和移民造成的人口流动趋势,丰县所在的苏北很多青壮年外出苏南发达地区务工,年轻的女性也越来越多地外嫁,“光棍汉娶不到媳妇”的现象也就越来越大量地出现,这就给人口拐卖制造了巨大的“市场”,小花梅的悲剧由此生成……

  ——子夜呐喊:《丰县往事:探寻“铁链女”的悲剧开端》

  我之所以大篇幅引用这段史料,是想证实一点:丰县人民并非生而贫穷,丰县也不是盛产贫穷和愚昧的地方,相反,拐卖妇女儿童的现象,在公知们诋毁诅咒了几十年的毛时代早已被消除了。由此可见,真正的“万恶之源”不是贫穷,而是剥削和压迫人的制度。

  对此,胡锡进和易中天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一批对丰县铁链女事件持续不断地跟踪炒作的自媒体作者,也采取了同胡锡进易中天基本相同的姿态,比如将这一事件孤立地限制在抽象的人权乃至“女拳”范围,要求对当地政府进行追责问责等等,仿佛这只是一起简单的失职渎职问题,从而回避对造成铁链女悲剧和拐卖妇女现象在丰县死灰复燃的深层原因,拒绝进行任何阶级分析,一味地贩卖所谓“共情”:

  “只要有一位女性脖子上还有锁链,只要有一位女子还在人贩子手里呻吟,只要有一位女子还在被迫充当生育工具,我们就不配过什么情人节。事实上,我们什么节日都不配过。因为,我们同是上帝的孩子,她们是我们的姐妹,她们是人,她们值得拥有真正的人生。砸烂那锁链!我会一直喊,喊到徐州开始大排查,救出所有锁链下挣扎的女人,喊到开始立法,严惩所有人贩子和买家,喊到我们的子孙后代不用再害怕被一闷棍打趴下醒来就不再能回家。跟我一起喊吧!……”

  还有——

  “猪的一生,食物是被人投喂的,思想是被人灌输的,不能吃得太饱,吃得太饱的猪缺乏运动,猪肉就不好吃。猪的一生只有一个结局,成为屠夫案板上的肉……这样的猪,都有醒来的时候,不再沉默。请记住,一个人的苦难就是所有人的苦难,一个人的悲剧就是所有人的悲剧,一个人的生不如死就是所有人的生不如死。”

  是不是有人觉得这些文章中的观点和语调很熟悉?没错,发表该文的公众号正是两年多前被方方隆重推介过的那个“一枚园地”,只不过现在已经转世到“一枚园地7”了。该文还不点名地把方方吹捧了一番:“我不知道王圣强和曹天是不是体制内的作家,但我从他们二人身上还是隐隐看到了中国作家的希望,他们和那个武汉日记女作家、写下长安十日的西安女作家等人一起支撑中国作家的脸面。”跟两年前阎连科赞美方方时说的话几乎一摸一样。

  联系到易中天胡锡进两位顶流大V联袂发声,不难得出一个结论:两年多前随着方方日记经历了一场滑铁卢,逐渐淡出舆论场的中国公知,趁着这次丰县铁链女事件,又堂而皇之地重新出山了,连套路都跟炒作方方日记时如出一辙,毫无新鲜感。

  尽管如此,受公知蛊惑的仍然大有人在,例如有网友在我的微博下面留言:“恶人揭露出来的罪恶也是罪恶!”但在经过两年前那场波澜壮阔的反公知斗争后,也有不少觉悟的人民群众,针对那个网友的糊涂言论,马上有人指出:“坏人不是揭露罪恶,他们是要利用罪恶做大文章,看谁更能引领道义,最终跟得民心。这种事民愤极大,谁不来争夺话语权呢?”

  这位网友点到了问题的实质。我们质疑的不是对丰县铁链女事件的揭露和谴责,而是公知们对这一事件背后真实的历史原因与现实原因的刻意遮蔽和混淆。

  在我看来,导致丰县铁链女不幸遭遇和丰县拐卖妇女泛滥成灾的首要原因,是持续近四十年的私有化走资造成的贫富分化、资本坐大,农村青壮年人口大规模流失向城市集中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调,基层组织名存实亡,封建意识卷土从来,以至列宁说的“一小撮人掠夺人民,侮辱人民”重新成为了现实;其次才是因过于严厉的舆论管控导致的民主监督缺位,使许多地方政府和官员只对上级负责,不对群众负责,以至失职渎职现象日趋严重——这是“中间政治”时代的典型特征。

  因此,围绕这一事件在舆论场上展开的争论,实际上是走社还是走资两种立场两条道路的思想交锋乃至政治博弈。匪夷所思的是,作为政治行政主体的官方,本应该也是这场博弈中的一方,至少应该起到协调和整合的作用,却习惯性地扮演了类似灭火队员的角色,以至引起公愤,成为了博弈双方共同批判乃至声讨的对象。

  不过,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证了公知们吁求言论自由的正当性。毋庸讳言,在这点上,通常被为视为公知对立面的左派中的许多人,包括我本人在内,也持认同的态度。这恐怕是当局应该从丰县铁链女事件中给予正视和面对的。

  一位自媒体作者痛心疾首地说:

  “权威发布,本该回应人民关切。徐州发布,却制造出更多的疑云。第四次通报出来后,许多人又顺着官方公布的细节提出更多问题。我相信如果徐州和丰县一日不端正态度、不摆正工作出发点和落脚点、不老老实实、扎扎实实、实事求是搞调查、做发布,这样的问题只会越问越多,由此产生的联想和猜测也会越来越多,只会越来越下不了台!那些实质性问题,不公布就没人知道?随着刑事调查和网络监督日益深入,拔出萝卜带出泥的连锁发现,早晚会一个都跑不了!与其拖拖拉拉茶壶倒饺子,不如痛痛快快面对公众。让大家看看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纠错、挖自己疮疤的勇气!不过,我一直还有个问题,为什么毛时代就没有拐卖人口现象发生呢?如今这一切的根源到底出在哪里?”

  我相信,这位自媒体作者的话,代表了大部分拥护社会主义制度的普通群众的心声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春节中国发生两件重大事件,孙锡良深刻剖析!
  2. 复旦教授发声:他们背叛了我们,正在暗中截断我们的路!
  3. 时寒冰:局中局,骗中骗,一个可怕的假设……
  4. 过完年,发现房地产死了
  5. 俄乌冲突背后的中美惊天暗战!
  6. 到底谁才是小花梅?
  7. 吴 铭:聊聊赵本山
  8. 这仗还怎么打?富人跑了、议员跑了、连公务员都跑了!
  9. 87岁老人执意来韶看毛主席,为主席说了句尖锐的公道话!
  10. 三峡人家:我这回真地上当受骗了?
  1. 钱昌明:它们为何“虚化”毛主席?——从媒体不愿报道“有关新闻”谈起
  2. 张文茂:七八十年代农村改革前后的若干历史真相
  3. 易中天把马克思关进了死牢
  4. 春节中国发生两件重大事件,孙锡良深刻剖析!
  5. 复旦教授发声:他们背叛了我们,正在暗中截断我们的路!
  6. 萧绍良:沿着“资本”道路能够建成社会主义吗?
  7. 胡锡进,请尊重事实!
  8. 北京市教委变相强制打新冠疫苗,评论区彻底塌陷,听听首席专家怎么说
  9. 申鹏:丧钟为谁而鸣?
  10. 天眸:检验“改革先锋”柳传志的改革路
  1. 朱江:毛泽东强调的“阶级斗争”,你懂了吗?
  2. 郭建波:关于红卫兵运动的历史考察
  3. 尹一鸿:报告毛主席:“走资派还在走!”
  4. 一个超级文人的反毛反社嘴脸
  5. 由“12.26南阳事件”看“杜勒斯预言”
  6. 左大培:别再玩自贸区这种没用的把戏了
  7. 郝贵生:腐败官员行为不是个人行为,而是阶级行为——观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感受之五
  8. 子午:媒体屏蔽“毛主席”是谁授意的?
  9. 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10. 钱昌明:它们为何“虚化”毛主席?——从媒体不愿报道“有关新闻”谈起
  1. 写在赵尚志烈士牺牲80周年之际
  2. 过完年,发现房地产死了
  3. 左大培:别再玩自贸区这种没用的把戏了
  4. 人民领袖,精英天敌
  5. 寒门冠军范可新VS豪门冠军谷爱凌:锥心之痛!
  6. 钱昌明:它们为何“虚化”毛主席?——从媒体不愿报道“有关新闻”谈起
626969acom澳彩开奖结果查询图库,澳门正版资料大全2022,澳门彩霸王免费资料大全集,ww777766香港开奖结果霸气百度,2022年澳门正版免费资料大全